香蕉搞笑社区app下载

巡逻队与开采队离开后不久,空无一物的树荫下,流沙漩涡拔地而起,一道身影缓缓浮现。

“锜矿……呵呵,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那些家伙竟然真找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不,应该说‘那个家伙’果然没有让人失望,能够创造出这种得天独厚的异空间,不但自成规则,甚至还慢慢衍生出新的生命形态和无机成分。”

人影抬起头,静静注视着四周半晌,突然迈开脚步走到阳光之下。

一张俊秀的兽人面庞出现,竟是前不久刚刚与林恩等人分别的杰诺尔!

此刻杰诺尔的眼睛却带着一种别样的深邃,直视当头那颗明亮的太阳许久,始终一眨不眨。

他的脸上似有感慨,似有一些怀念,像是想起一些过去的事情,久久没有挪动。

突然,他的脸颊不自然地抽动了一下,随即像是被一种无形结界从中贯穿,左右半张脸分别呈现出截然不同的表情。

左边仍旧深邃恬淡,如同一泓古井无波的池水,右边则带着一丝扭曲和痛苦,像是在与什么力量斗争,持续不断地挣扎。

“没想到这么长时间,竟然还能保有自我意识……果然是个难得的天才,可惜了……你遇到的是我。”

“杰诺尔”感慨一声,右半张脸随即安静下来,眼中的光彩挣扎了几下,最终消失不见。

杰诺尔转过身,再次看向探险者营地所在的山峰,喃喃自语道:“前不久那场突如其来的悸动,倒是让人有些在意……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有大陆那边……怎么突然有命运轨迹被篡改的痕迹?”

如同学生遇到了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杰诺尔脸上浮现出思索之色,干脆席地而坐。

孤高少女假日放空自己惬意慵懒

两种感觉间隔了一段时间,所以大致可以推定,两者之间没有太紧密的联系,但大概率是有因果关系。

后命运轨迹的篡改倒是很好理解,那个被狄叶忒选中的小可怜虫,好歹捡了一条命回去,也只有他才会动用所剩无几的命运权柄。

可自己当时强制剥离留下的伤害,属于半永久性的,至少绝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治愈,所以那个小家伙多半是逼不得已才动用力量。

而能够让他付出如此巨大代价动用力量,一定是狄叶忒那几个大混球下了死命令。

再联系到这件事发生在大陆,狄叶忒等人根本无法回归,所以瑟拉斯的“牺牲”也是理所应当。

不过从命运轨迹来看,瑟拉斯还是存了一些私心,或者这本就是狄叶忒的授意,让他尽可能保留自己的力量,因而篡改的痕迹很小,付出的代价也可以忽略不计。

当然,这种“忽略不计”是按照杰诺尔自己推算的正常情况,瑟拉斯回归大陆需要付出多少代价,就得看狄叶忒他们几个具体怎么操作了。

“如此火急火燎回到大陆,一定是发生了大事,却又隔了一段时间,证明这件事的发生也在他们几个的意料之外……啧啧,究竟是什么人,能够改变规则力量,以至于远在边境……不,现在该称作渊域了,能让在渊域中的我都有所察觉呢?普拉姆?不,当时的命运洞察已经证明他死了……”

杰诺尔摩挲着下巴,脸上浮现出饶有兴致的表情。

可下一秒,他的动作忽然停下,瞳孔不受控制地缩了一下。

“不对——我也忽略掉了什么!”

杰诺尔猛地从地上站起来,双手张开,随后两手食指相抵,大拇指一个朝上一个朝下,结成一种极为古怪的手印。

一道风沙之墙瞬间覆盖方圆百米土地,紧接着整个大地都震颤起来。

青绿的草坪向两边褪去,裸露出黄褐色的泥沙,在杰诺尔五指灵活变动下,很快凝结成具有二十道内环、三十六道外环的巨型魔法阵。

杰诺尔张开双臂,抬头仰望天空,瞳孔一瞬间部变成黑色,强大的魔力波动自身上翻涌,如同飓风般席卷四周。

魔法阵骤然爆发出明亮的光芒,即便是在光芒如此强盛的白天,依旧清晰可见,仿佛整个地面都变成了光的海洋。

在这熠熠生辉的强光之中,一道道黑色阴影,如同风吹流沙,缠绕在保持双臂张开姿势的杰诺尔周围,而在距离稍远的风沙之墙上,则快速闪过无数残影,仿佛有一台高速运转的摄录仪,不停切换画面。

“噗——”

下一刻,杰诺尔却猛然身体前躬,随即呕出一大口血,眼中的深邃黑色也快速淡去,地面的强光霎时消失无踪。

风沙之墙轰然倒塌,微热的风从远处吹来,整个世界恢复如常。

杰诺尔半蹲在地上,单手捂住眼睛,有血从指缝中流出,仿佛经历了剧烈战斗,胸口也在不断起伏。

对命运的占卜竟然出现事故,甚至还遭受到如此强烈的反噬,杰诺尔脸上非但没有任何沮丧,反而显得异常兴奋。

“呼……果然跟我猜的没错,是与‘那边’的家伙有关,就是不知道到底哪个幸运儿能够提早进来……呵呵,可惜进来也没用,从结果来看,如果真的成功了,也不会出现后面的规则篡改,以及狄叶忒的反制……”

顿了顿,指尖的鲜血不再流出,杰诺尔招来一股微风,将面庞和身上的血迹灰尘擦拭干净。

“这副身体天赋不错,可惜目前来讲,还是无法承受太多的能量,根本没有办法洞察到那抹规则力量掩盖的真相……不过想来问题不大。”

从地上站起来时,杰诺尔身上已经没有任何狼狈之色,恢复成原本从容不迫的模样。

他下意识摸向脖颈,结果抓了一个控,怔了一下,这才想起这副身体并没有胡子,不由自嘲一笑。

“多少年的老毛病,该改一改了……毕竟这里还是有一些敏锐的家伙的,而且也没到跟他们撕破脸的时候,所以以后还是需要注意一下。”

杰诺尔闭上眼睛,在心里给自己施加了一个暗示,以后就不会出现类似的问题了。

“接下来去哪走走呢……嗯,果然还是有些在意那个连我都遗忘掉的家伙,似乎跟‘我’和队里的一些人关系很深,说不定可以挖出一些线索……”

脑海中快速闪过几个人的面孔,杰诺尔打定主意,看了看营地方向,脚尖一跺,便从原地消失。

……

嗡——

约有近百米高的巨大洞窟内,金属切割的刺耳轰鸣不绝于耳。

这座洞窟是近期开采拓宽的,底部有十二个独立科室,分别在进行不同的研究,也是讨伐队目前防范最为严密的区域,如果没有准许令严禁入内。

别说寻常队员,即便是一些小队长级别的强者,也很难获得资格。

许多身穿白色防化服的研究人员在中央大厅中匆匆走过,每个人手上或拿着研究资料,或端详着某种矿石的成分,总之没有一个偷懒或者趁机休息的人,一派繁忙的景象。

位于大厅九点钟方向位的科室内。

一架至少有十米高的黑未知材质外壳的机甲,伫立在中央的空地上,在魔晶石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一种异样妖艳的炫目感,让人莫名有种威严强大的错觉。

与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相比,机甲之下那个带着防护头盔,身着脏兮兮制服的纤瘦身影,就显得十分“小鸟依人”了。

可如果再看到那个年轻研究员手上足有半个成人高的巨大魔导旋动链齿,又会迅速消除掉刚刚的幻觉。

“殿下,殿——呀啊!”

一个同样带着护目镜的女性研究员,急匆匆冲进来,结果还没等说完话,脚下就被一道光缚绳索缠住,霎时间便如同被一条巨蟒缠身,整个人直接被掀到空中,头下脚上地倒垂起来,后半句立马变成了尖叫。

“啊呜呜……殿下救命!”

女研究员很快从惊吓中清醒过来,连忙朝着远处仍旧埋头打磨部件的少女呼救。

就这样等了足足半分钟,少女才像是刚刚听到一般,放下手中那巨大的链齿,抬起厚厚的手套,朝着大门这边轻轻一划,光缚绳索立刻消失不见。

然后又是一阵惊叫,自由落体的女研究员在离地不到十公分处,被一个空气软垫接住。

“这是对你忘了规矩的惩罚。”

索菲娅走到一脸委屈的女研究员面前,摘下护目镜,姣好的面容上却满是不爽。

“首先,在这里我不是什么殿下,要叫我主管;其次……我已经不止一次说过,在研究快要到关键时刻的时候,切勿未经允许直接进来!”

索菲娅竖起两根手指,顶在女研究员的眼前晃悠,轻叱道:“你知不知道,如果刚刚不是我反应快,你已经被光索重伤了!这还不说,你身上的防护服也会瞬间融化,被分解成无机物,这样你就只能光着屁股从大厅走出去了。”

“啊!不要呀!殿下为什么会设置这么奇怪的防御措施……”

女研究员下意识捂住胸部,面露惊慌之色,似乎扒光衣服比身受重伤更加让人无法接受。

“骗你的……当然不会有那种变态的功能。”

索菲娅面色一转,如春风融化冰雪,笑道:“只是让你涨涨教训,下次记得在门口好好通报哦?有什么事,快说吧。”

女研究员站起身,连忙道:“莉莉小姐又来了,就在研究所外面等着……”

“啊……”

这是一个三声的叹息,索菲娅无力地耷下肩膀,感觉像是遇到了比刚刚那个连通性难题更加棘手的问题,一脸无奈:“不是说了等做完这个项目,我就休息吗?莉莉姐也真是的,有好好拦在外呜呀啊噶……”

后半句话来不及说完,一双纤细的手便已经捏住索菲娅的脸颊,让她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就·这·么·不·想·见·我·吗?”

明明是带着笑意的明媚无比的声音,可在索菲娅听来,却无异于从地狱发出的死亡魅惑。

“唔、唔系酱紫的……我当盐很欢宁腻腻姐来,可最近确习到了关键嘶候……”

“我说了多少次,工作再忙,也要建立在良好的作息基础上!”

莉莉终于放开索菲娅的脸,佯装生气道:“你自己算算,从我们回来以后,你已经多少天没休息了?我知道你很担心皮尔的安……可也不能用这种方法麻痹自己,这样会损害到你的健康!”

索菲娅也算是能说会道,可对于莉莉这种温柔的批评,也着实找不到搪塞的理由,只能吐吐舌头装可爱。

她趁机看向一旁有些不自在的女研究员,狠狠凶了对方一眼,像是在问为什么不拦住她。

女研究员一脸无辜地耸耸肩,索菲娅立刻恍然,同时又有些不由无语,悲愤地吼了一声:“依依!你这个叛徒!”

整个讨伐队,除了索菲娅本人以外,也就只有依依一个人,能够随意进出研究所的所有区域了。

所以如果不是女研究员带人进来,那就只剩这一种可能。

“对你的疑问给予肯定答复——依依理直气壮地回答。”

略带不自然顿挫感的轻灵女声从后方传来,面容近乎完美的“女性精灵”从大门外走进。

“别找依依的麻烦,是我主动找她带进来得。”莉莉在索菲娅额头上轻轻拍了一下,;脸上现出几分无奈:“要不然每次都被你那些手下挡在门外,都是自己人又不好强进,再加上还有那些五花八门的机关……”

“纠正——从生命体征监测来看,你已经进入亚健康状态,无论身体强度,还是思维速度和反应力,都比正常时候下降了百分之二十以上,同时也出现了焦躁易怒的前兆,所以依依认为你需要进行彻底放松和休息。”

机械族少女用极为严谨的数字,表明自己的立场,“可惜你不是机械族,否则我可以为你替换能源核心,就能持续工作了。”

“可我……”

索菲娅还有些不死心,结果耳朵马上又“惨遭毒手”,加上确实也感受到状态下滑严重,只能选择屈服。

“好啦好啦,松手……我去休息啦!”

看着索菲娅被欢喜的女研究员拉去休息室,莉莉不由松一口气,正要离开,结果突然被一只手拉住。

“怎么了?”

莉莉有些奇怪,依依的表情似乎不对劲。

“我的记忆……好像出了点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