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国产在线香蕉

星期二早上的大学语是三个专业五六十号人一起上,虽然老师很有学识口才,可也无法吸引那些对学毫无兴趣的人,所以这门课是缺席率最高的。不过只要旷课人数不是特别夸张,和蔼的老先生是不点名的。

今天例外,老先生进教室后看了一下情况,开始点名,毫不留情地在十来个旷课的学生名字后做了记录。

老先生还提醒同学:“你不用看后面,杨景行请假了,这是他的请假条!他以前从来没迟到旷课……作曲系的,你们下去把笔记给他。”神经病才给。

陶萌是十二点下课,和四个女同学一起出教学楼,看见了等着的杨景行。杨景行今天明显耍帅,黑色的夹克和灰色裤子都是时装化的剪裁,不像他平时那么随意休闲。

陶萌不隆重,但是更漂亮。褐色的收脚裤和短靴凸显细直的双腿,上身是米白色的高宽领套衫外加白色的短夹克,绣花,小装饰,扣子……各种细节都很好看。

今天没太阳嘛,有点冷,陶萌戴了一顶白色的针织帽,圆圆的一圈,让她的黑色秀发如瀑布一样整齐顺滑地从帽沿边垂下来,包围着美丽的脸蛋。这个造型算不得新潮了,但是到陶萌身上就是那么好看,简直有了光芒。

陶萌没欢迎两手空空的杨景行,陈夏青挺热情:“帅哥……哎,我喊你不好使啊?”

杨景行把视线从陶萌微笑的脸上移到陈夏青那边:“你们好。”除了陈夏青和匡静,还有两个是杨景行不认识的。

几个女生看着杨景行,陶萌想起来要介绍:“她叫方霜,一个寝室过。她是孙丹丹,我们的生活委员。”

杨景行再次点头:“你们好。”

那两个女生目光回应,陈夏青不怀好意地问杨景行:“来给陶萌过生日?”

杨景行掩饰自己的惊慌:“生日……今天,多少号?”

高冷长发美女碎花裙文艺范十足居家写真图片

陈夏青回答:“十三号,班上送贺卡了。”

杨景行点点头:“是,差点忘记了。”

陶萌没啥表情了,视线斜向旁边,但像是啥也没看。

匡静看看陶萌了说:“我们先走了。”

孙丹丹也对杨景行说再见,几个女生连忙逃了。

杨景行对还站着陶萌说:“走吧,吃饭去。”

陶萌依然不动,害死没有表情,继续斜垂着视线,就双手的大拇指尖在互相磨蹭。

“走吧,生日快乐。”杨景行拉陶萌的手。

陶萌没有反抗,跟着杨景行动步,但是视线保持不动。

杨景行讨好:“萌萌今天好漂亮……虽然冷若冰霜……萌萌,看看我嘛……”

陶萌视线掠过杨景行脸上,平静:“你过来干什么?”

杨景行说:“接你去吃饭。”

陶萌说:“我不饿,不想吃了。”

杨景行鼓励:“过一会就饿了……都是新衣服?”

陶萌不回答。

杨景行继续:“生日当然要穿新衣服。”

陶萌突然用力挣扎,杨景行不敢太大劲,让陶萌挣脱了。陶萌加快脚步,杨景行在后面追:“别生气了,今天还没过完……我道歉……看我,多诚恳……”

陶萌继续走,虽然不是特别快,但就是不理杨景行,那怕他追在身后连男人最起码的一点自尊都糟践了。

竞走了好长一段后,陶萌在路边一棵大树下站住。杨景行转到女朋友面前,劝告:“别生气了,过生日还生气?”

陶萌大无畏:“我不过生日!”

杨景行说:“过,一定要过,今天还早。”

陶萌委屈:“还早,下午上课,晚上就回家了。”

杨景行说:“我专门来陪你上选修课的。”

陶萌更委屈,下巴抖抖:“你就记得这个!”

杨景行说:“对不起嘛,小天使萌萌快来救我!”

陶萌睫毛颤了一会后又勉强止住了哭势,但是声调还是不正常:“走吧。”

杨景行担心:“你还在生气?”

陶萌坚强地摇头:“我不生气!”快步走了几下,终究还是阻止不了两滴眼泪落下来。

杨景行连忙一把拉住陶萌的手,几乎把她拽进怀里:“我开玩笑的,怎么会不记得,当然记得,你看我穿成这样,就是为了让你开心。”

陶萌泪眼婆娑地看着杨景行,边判断边说:“……我不喜欢。”

杨景行说:“心意嘛,我真的记得!”

陶萌看着杨景行,眼泪汛情暂时缓解:“真的?”

杨景行点头:“真的!”给陶萌擦眼泪。

陶萌避开杨景行的手自己来,然后好没信心地说:“你不记得也没关系,你这几天太忙了。”

杨景行说:“再忙也不会忘记的。”

陶萌好委屈:“我相信你。”

杨景行说:“那走吧,吃饭去。”

两人看似甜蜜地又手牵手出发了,陶萌却始终灿烂不起来,听着杨景行的各种逗笑,表情反而又逐渐严重起来:“你别说了,我不怪你,是我自己没提醒你,是我没考虑到你太忙了……”

看陶萌眼中的水位又上到了警戒线,杨景行坦白:“我真的记得,花放在车里的!”

陶萌表情突然看到了希望,但眼神还是觉得渺茫:“真的?”

杨景行说:“骗你了怎么收场?”

陶萌看着杨景行的眼睛几秒,在有了笑的趋势后连忙低头,花了半分钟处理好眼睛和脸,再仰头的时候已经喜笑颜开了:“那走吧。”

杨景行松口气,又牵起陶萌的手。

走了一会后,陶萌轻声:“你怎么不看我?”

杨景行扭头看陶萌,说:“惩罚自己。”

陶萌笑:“其实没关系,生日过不过不重要。”

杨景行说:“谁说的?十九年前的今天你来到这个世界上,对我多有纪念意义!”

陶萌想了一下说:“……就算你真的忘记了,我也不会一直生气……不过恋爱的第一个生日,会觉得好遗憾。”

杨景行说:“不管第几个我都不会忘记。”

陶萌笑笑:“……谢谢。”

两人不紧不慢走到杨景行停车处,陶萌小心翼翼地看,前座后座都没有花。杨景行到后备箱边站住,抬起双手:“我来施法……变花,变花,变一束萌萌喜欢的花。”

陶萌着急,制止杨景行装神弄鬼:“快点,是不是没有?”

杨景行打开后备箱,陶萌就看见了那束摆放得很小心的很漂亮的白玫瑰花束。杨景行把花束拿出来,捧递过去:“生日快乐。”

陶萌笑得很淑女很收敛:“谢谢。”接过后好好看看。

杨景行转过去开车门:“走吧,现在饿没?”

陶萌点头,蹦跳一步后上车。

“十九朵。”笑嘻嘻的陶萌观察力很强。

杨景行说:“十九岁了,以后不要动不动就哭鼻子。”

陶萌用力点点头,然后想起来:“不能怪我!”

陶萌的电话响,是陶庆辉打来的,陶萌接听得开心又小心:“……有,班级送的……生活委员……正准备去吃……和同学一起……在车上……两个人……杨景行……哦……好……下课就回去……嗯……谢谢奶奶……”

挂了电话后的陶萌很意外地高兴:“爸爸没说什么。”

杨景行说:“当然不能让你生日不高兴。”

陶萌嘿嘿:“天天过生日就好了。”

到了老地方后,服务员笑嘻嘻地看着陶萌,瞟瞟杨景行:“你们今天坐包厢吧,外面等会要打扫。”

陶萌不太欢喜:“我想坐老位置……他们都在那边吃。”

服务员还是乐呵呵的:“他们等会就走了,坐包厢吧,环境很好。”

另一服务员嘿嘿劝告:“有包厢还不坐?”

大堂经理也来凑热闹:“包厢好包厢好,没人打扰,这边请……你们是我们这的俊男美女啊。”

杨景行被贿赂了:“就包厢吧。”

还有一群服务员目送陶萌和杨景行上楼,收银员也跑来瞄几眼。

包厢的环境是还不错,面积虽然不大,但是装修精美,还有好大的平板电视。杨景行和陶萌挨着坐下,开始点菜。陶萌想多叫几个菜,可是杨景行担心吃不完,服务员也劝告别浪费了。

点完了菜后,服务员准备离开,又记起来要回头对陶萌说:“你今天真漂亮。”

陶萌笑笑:“谢谢。”

服务员诡笑强调:“真的真的!”

陶萌对杨景行嘻嘻笑:“好奇怪。”

杨景行说:“老顾客了,顾客就是上帝……不过她说的是实话。”

陶萌想起来:“我去洗手。”

杨景行说:“我陪你。”

出了包厢,杨景行对看着自己的服务员说:“她洗手。”

服务员点头,给陶萌指路。

陶萌洗了几分钟后,两人回到包厢,喝口茶。突然,熄灯了。陶萌小叫一声:“怎么回事!?”

应急灯也没亮,杨景行说:“可能停电了。”

陶萌聪明:“空调都没停。”包厢也没窗户,就空调面板显示那一点点微光。

杨景行说:“我去看看,你别动。”

陶萌不肯:“我跟你去。”

杨景行打开手机增加一点亮光:“小心摔跤,我马上回来。”

杨景行开门,走道上也没多少光亮,他还把门半掩上了。一分钟后,正当陶萌要起来去找杨景行的时候,他回来了,手上捧着一个小小的生日蛋糕,上面插满了十九根小小的生日蜡烛。

杨景行小心迈步,免得蜡烛熄灭,点点摇曳的烛光把他的笑脸映得红红亮亮的。走到站着的陶萌面前后,杨景行说:“生日快乐。”

陶萌看着那些蜡烛入神,没回应。杨景行把蛋糕小心放在桌上,陶萌就跟着小心坐下,不调整姿势了,腿放在椅子旁边,手放在腿上。

杨景行也坐下,说:“许愿,吹蜡烛。”

陶萌看看杨景行,没表态,烛光在她的眼睛和脸上闪烁。

杨景行又把另一只手中的盒子放在桌上:“礼物……不过没花了。”

陶萌笑一下,可满是委屈,下唇前撅,提着下巴又开始抖,睫毛也颤颤。

杨景行说:“快点许愿,不然他们要开灯了。”

陶萌又笑,把视线移到烛光上。

杨景行恶心地轻声开唱:“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陶萌好虔诚地在胸前合起手掌,闭眼一会后睁开,深呼吸一下,嘟起嘴一口气把蜡烛都吹灭了。

杨景行鼓掌两下,又站起来去开门对外面说:“开灯吧。”

“这么快。”陶萌能听见服务员的声音,“上菜吧?”

杨景行说:“可以上了,谢谢。”

“嘿嘿嘻嘻……”

杨景行回去坐下,和陶萌互相看,陶萌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偶尔眨眼。一会后灯亮了,让陶萌微闭了一下眼睛。

杨景行把蜡烛都拔掉:“等会吃。”

陶萌点头。

杨景行问:“看不看礼物?”

陶萌点头。

杨景行再把礼物盒子放到陶萌手上。陶萌在腿上抬了一会后把视线从杨景行脸上移到礼物上,拿起来换个方向看看,然后用右手食指尖那一点点指甲去扣包装纸里的双面胶带,又看杨景行似乎在求助。

杨景行伸手要帮忙,可陶萌又朝另一边收,不准杨景行碰。

陶萌把腿抬到椅子另一边,身体也转了过去,几乎是背对杨景行捣鼓了一两分钟才把礼物打开。深蓝色的精美项链盒上放着一张差不多大小的生日贺卡。

陶萌把贺卡放在并拢的膝盖上,先揭开盒子看看。一条挺漂亮的项链,指甲盖大小的吊坠很精美。

陶萌用指尖感触了一下项链的质感后扭头看杨景行:“谢谢。”

这时候服务员犹犹豫豫地进来了,看见陶萌藏东西的举动后就更不好意思:“上菜了……可以吧。”

杨景行点头:“饿了,谢谢。”

服务员放下盘子说:“送的寿面……生日快乐。”

陶萌也说:“谢谢。”

服务员很快退了出去,陶萌又看看项链,然后贺卡,没多少字:萌萌,今天是你的十九岁生日,祝你生日快乐,天天开心。谢谢你给我的快乐。

陶萌看看杨景行,又说谢谢。

杨景行说:“准备吃饭。”伸手准备把礼物包装纸扔掉。

陶萌不肯:“我还要包好,你别动。”

杨景行笑:“好,已经是你的了。”

陶萌有点得意的样子。

杨景行问:“吃寿面吗?”

陶萌点头:“一点点。”把礼物藏进包包里。

杨景行挑了几根面条让陶萌品尝一下,他自己吃了几大筷子。陶萌老看杨景行,问:“好吃吗?”

杨景行笑:“给你面子。”

陶萌嘿:“我也觉得不好吃。”

服务员再送菜,大堂经理也跟着来了,哈哈乐呵着:“生日快乐生日快乐……小心,蛋糕先放一边……今天的菜是不是比平时好吃?”

陶萌给面子点头:“谢谢。”

经理说:“你们天天来,我昨天才知道,我和他是本家,我也姓杨。”

陶萌点头:“哦,好巧。”

经理又说:“不巧,这是个大姓……吃好喝好,有事说话。”

经理走了,服务员帮忙盛汤,对陶萌说:“你一点都不像十九岁,十五六差不多。”

陶萌呵呵。

杨景行不要脸:“你看我呢。”

服务员为难:“你们差不多……他昨天晚上来的时候我还奇怪,怎么就一个人,那么晚,呵呵……灯是我关的!”

杨景行抗议:“别出卖我。”

可陶萌喜欢听的表情,服务员继续:“蛋糕早上就放在这了,你们进包厢我们就开始点,呵呵。”

陶萌笑啊笑的眼珠又开始往下望,睫毛垂下颤抖,嘴唇也撅起来了……

杨景行连忙制止:“别说了。”给陶萌夹菜。

陶萌似乎还是没有食欲,斯得过分,一口一丁点。

等服务员走后,陶萌看杨景行:“你也吃……对不起。”她很委屈。

杨景行说:“没关系,不就是前十八个没赶上嘛。”

陶萌说:“上次也祝我生日快乐了……我不是说这个,我不该怀疑你。”

杨景行问:“怀疑我什么?”

陶萌说:“我以为你忘记了。”

杨景行说:“我忘记了你都不会怪我,还怪自己怀疑我忘记了?”

陶萌着急:“不一定……反正我当时没仔细想。”

杨景行说:“那现在还想?快吃。”

比较安静地吃了一会后,陶萌还是忍不住问:“你昨天晚上就来了?”

杨景行懊恼:“她们一点演技都没有。”

陶萌嘻笑:“我也觉得奇怪……你是不是准备到这里了才送花的?”杨景行说:“我低估你了。”

陶萌不高兴:“你烦人,都怪你,你故意的!”

杨景行妥协:“我道歉,快吃吧。”

陶萌说:“我只要一点点,我要吃蛋糕。”

陶萌只吃了小半碗饭,然后就看着杨景行卖命了,提醒:“你别吃太饱了。”

杨景行说:“蛋糕我带回去,晚上陪你吃。”

陶萌眼神满是同情:“那……你晚上去我家。”

杨景行说:“你爸爸要不高兴。”

陶萌怀疑:“不会,他没说什么。”

杨景行说:“女儿的父亲都是一样的,何况是这么好的女儿,你年纪又还小。”

陶萌不满:“你多大!我不想离开你。”

杨景行说:“下午送你回家。”

陶萌懒得思考:“然后呢?”

“我也回家。”

陶萌好烦躁的样子:“要是我们不在浦海读大学就好了。”

杨景行笑:“他们也会去给你过生日。”

陶萌点头:“爸爸是专门回来陪我的。”

杨景行说:“所以你也要回去陪他们。”

陶萌问:“那你呢?”

杨景行说:“我有现在。”

陶萌伸手抓杨景行空闲的那只胳膊,等手牵手后说:“下午我们一起上课,你坐左边。”

杨景行笑:“好,不过你比那时候漂亮多了,怎么办?”

“你烦人。”

等杨景行吃完了饭又开始吃蛋糕,夹层是陶萌喜欢的慕斯,还有各种水果。陶萌一块,杨景行两块,吃掉一半。

陶萌义无反顾的把最后半颗草莓消灭后就后悔起来:“太饱了,要散步。”

杨景行说:“刚吃完,回学校。”

陶萌说:“还有好多地方你没去过,我们去南校区。”

不过离开饭店的时候也差不多一点半了,服务员乐呵呵问陶萌:“明天还来不来?”

陶萌点头笑。

杨景行开车,陶萌摆弄自己的礼物盒子和花束,嘿嘿出声后看向杨景行谴责:“你好烦人!”

杨景行承认:“是啊,烦死你了。”

陶萌笑,笑得花开,然后又正经一点:“谢谢你。”

杨景行说:“别客气。”

“烦人。”陶萌伸手到脖子上,拉扯了一会后把戴着的项链掏了出来,还是上次圣诞节的时候杨景行送的那条。

杨景行笑:“你又不是小狗,戴个铃铛干什么?”

陶萌生气:“那我取了!”她把衣领翻啊翻,好不容易把铃铛取了下来,还抖狠:“以后都不戴了。”

看陶萌把新项链取了出来,杨景行就靠边停车:“我帮你戴。”

陶萌把项链给杨景行,杨景行说:“先听首歌。”从杂物盒里拿出d放进去播放,是。

听出来是自己弹的版本,陶萌嘻嘻笑。杨景行说项链有点冰,放在空调口吹热乎一下。陶萌又理了理衣领,把旧项链放入新盒子。

长长的一首没听完,杨景行就按了下一首,是陶萌的。杨景行勾引陶萌:“脖子。”

陶萌朝杨景行靠近一点,仰脑袋露出自己白嫩的细脖子。杨景行把项链在陶萌胸前比划一下,没多长,所以动作幅度得小,两人还得再靠近一点,陶萌的左脸距离杨景行的左脸只有几公分距离,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

杨景行先拨弄陶萌的头发,把项链从后颈清香柔顺的发丝下小心穿过去。陶萌这时候才发现不该仰头,要低头。

伴随那腻歪歪的旋律,突然一个猥琐的男声响起:“听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是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日,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陶萌抖着肩膀抬头看杨景行,笑着继续听。那是杨景行用录音笔录音后制作的音轨,虽然他竭尽所能用醇厚的嗓音模仿专业的播音,但还是让陶萌好笑。

音轨在继续:“……因为今天是陶萌的十九岁生日,在这里祝萌萌生日快乐,祝她永远那么自信,美丽,聪明……”

陶萌笑啊笑的表情就呆滞了,因为俩人的脸距离近到能让她感觉到杨景行的呼吸吹在自己的嘴唇下巴和脖子上,尤其是杨景行还在盯着她的眼睛,而陶萌自己的视线又移不开。

那个猥琐的男声结束了,接下来的钢琴声更加腻歪。杨景行看着陶萌水汪汪的眼睛,把项链扣上了,可他的手没收回来,就那样抬着。

两人互相凝视着,陶萌的眼睛闭上了,除了眼睑带着睫毛微微跳动,布满红晕的脸蛋安静得那么甜美,涂了透明唇膏的嘴唇红润得那么可爱。

杨景行把手落在陶萌起伏的肩膀上握住,然后脑袋往前平移,在要接触到的那一瞬间,他也闭上了眼睛。

两人嘴唇贴着嘴唇,微微挤压,鼻尖触着鼻尖。就保持着这个动作,除了不能控制的呼吸趋于强烈,他们浑身上下都是纹丝不动。

那是种让人目眩神迷的触感……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十几秒,或者半分钟一分钟,音乐声结束了。车外传来小孩子的嬉闹声,杨景行的脑袋往后平移,两人的嘴唇分开。

陶萌动作慢半拍,她的后背靠在座椅上一会后才把眼睛睁开,第一眼看的是自己的膝盖,脸上的红晕更加严重,略显凌乱的衣服下,胸口还在起伏。

杨景行观察环境了小声汇报:“没人看我们。”

陶萌没动,也没说话。

杨景行又问:“回学校吧?”

陶萌小幅度点头。

杨景行绷直双臂,把手掌在双腿上用力摩擦,然后又扳着自己的脑袋左右扭,活动了好一会后还是说:“不行,现在有点危险。”

“你烦人。”陶萌很小声但是很埋怨,快速瞟眼睛一眼了立刻把视线放回去。

杨景行伸手想帮陶萌把衣领理一下,可陶萌避让了一下后自己来。她效率很低,半天连个项链也塞不进去。

杨景行问:“是不是没铃铛好看?”

陶萌这才鼓起勇气抬头,拿镜子照了照说:“也好看。”

杨景行建议:“还是把铃铛换回去吧,我帮你。”

“不。”陶萌摇头,然后视线终于射向杨景行:“你烦人!”

杨景行笑:“我开车了。”

陶萌点点头:“小心点。”

接着的一路都没几句话,陶萌先是静坐了一段,然后开始理头发,扯衣领,收盒子,看花束。两个人只是偶尔互相看看,陶萌会小声提醒:“看路。”

停车后下来,杨景行找陶萌握手。陶萌看看杨景行后才把手伸出去,又低头,脸上的红晕依旧。

杨景行说:“不能散步了。”

陶萌说:“去上课。”

沉默地走了一段后,杨景行开始无耻:“不管你怎么想,我现在真想大喊大叫。”

陶萌起初没理,一会后才抬脸:“叫什么?”

杨景行纠正:“大喊大笑。”

陶萌低头:“我没怪你。”

杨景行说:“那我要狂笑。”

陶萌怀疑:“好奇怪。”

杨景行突然弯腰,从陶萌的臀部下方把她竖着抱了起来快步小跑。

陶萌惊笑着挣扎好一会后才气喘吁吁地落地站好,很是责怪:“别人在看。”

杨景行转到陶萌面前:“不让他们看。”

陶萌笑:“你烦人。”